中潜股份:怒涨16倍 妖股幕后谁在“作妖”?

  • 中潜股份:怒涨16倍 妖股幕后谁在“作妖”?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财经

  原标题:中潜股份:怒涨16倍!“妖股”幕后谁在“作妖”?

  前两天,力场君看到一个有意思的文章,讲的是中潜股份,文中提到:“截至4月2日收盘,公司股价在今年涨幅已经达到了256.5%,近5个交易日涨幅达到了48.11%,如果时间在拉长到2019年1月1日,估值已经翻了16倍之多。”

中潜股份:怒涨16倍 妖股幕后谁在“作妖”?

  力场君(微信公号:基本面力场)赶紧查了一下,中潜股份现在价格高达两百元,在A股市场上能获得这样“殊荣”的公司可不多见。但是,B面却是自2016年在创业板挂牌以来,中潜股份的净利润一直维持在3、4千万元的水平,没有暴跌也没有明显起色,这与该公司累计16倍的股价涨幅并不相称。截至目前,中潜股份市盈率高达上千倍。

  当然了,和一只“妖股”谈估值、谈财务分析,就好比是人家跟你谈回报、你却跟人家聊情怀,很令人扫兴的一个事情。所以,今天力场君也不聊中潜股份的基本面了,实在也没什么值得聊的;今天来聊聊资本故事:“妖股”中潜股份幕后谁在“作妖”?

  幕后“作妖”的操盘方

  但凡是“作妖”的人,都隐藏得很深,很难让人看到它的真实面目,所以,中潜股份的新晋十大股东之一的北京泽盈投资有限公司,到底是不是就是中潜股份幕后“作妖”的操盘手,力场君也无法肯定。但也不妨来围观一下这只私募基金。

  中潜股份在2019年11月5日发布了过一则《关于股东增持公司股份达到5%的提示性公告》披露北京泽盈投资有限公司于2019年5月9日至2019年10月30日期间,通过旗下基金以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增持公司股份974.4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71%。根据公告披露的信息,以北京泽盈平均约30元的增持均价,大概对应着将近3亿元的本金,在资本运作领域不算多,但也不能算少。

中潜股份:怒涨16倍 妖股幕后谁在“作妖”?

  令人惊叹的不是北京泽盈资本实力,而是他精准增持的“踩点术”,时至今日中潜股份的股价已经将近是北京泽盈增持均价的7倍了;特别是中潜股份公告“谋求持有大唐存储超过80%的控股权”之后,更使该公司插上了芯片概念想象力的翅膀,在短短半年之间,直给北京泽盈带来了近20亿元的资本账面回报。

  其实,对于中潜股份“谋求持有大唐存储超过80%的控股权”的事情,力场君有点看不懂,公开信息显示,大唐存储成立在2018年6月7日,专注于存储控制芯片设计研发,是国内少数掌握商用最高安全等级国密商用算法芯片技术的公司,看起来是很牛的一家公司,完全日后有机会自己冲击科创板;但就是这样一家公司,而且是听起来很厉害的一个公司,从成立到现在累计存在了还不到两年,就打算卖身了?

  不是不可以,但是不合理。

  此外,根据WIND统计的北京泽盈对中潜股份增持行动,是在数月之间分批买进的。《证券法》第77条规定的“操纵证券市场”方式,第一条就是“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但不知,北京泽盈这样的增持,到底算不算“集中资金优势”呢?

中潜股份:怒涨16倍 妖股幕后谁在“作妖”?

  操盘方的幕后“背景”

  再来看这家北京泽盈的背景,天眼查显示这家公司的出资人为自然人任成忠和李静蕊,这二人均无其他公司持股或任职的记录,看起来很“干净”。但是,别急,在2018年10月之前,北京泽盈还有一个自然人股东,叫黄宝安,这可是个人物字号。

  黄宝安既是2006年退市的原上市公司闽越花雕(600659)的法人代表,一直延续到现在;而且在闽越花雕退市、转板到了老三板之后,黄宝安还曾出任过青岛金王(002094)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以及青岛金王集团董事等职务。

  天眼查显示,在闽越花雕退市后、截止到目前的股东构成中,包含了福建纺司、福建华兴、厦门化纤等众多福建公司;而中潜股份,作为国内唯一集生产潜水装备产品及提供潜水服务于一体的上市公司,同样也是福建公司。

  以力场君之愚钝,看不出上述信息之间存在的逻辑关系;但隐约觉得,从北京泽盈到其巨资增持中潜股份,再到中潜股份计划收购大唐存储,等等这些动作和策划,离不开一众谙熟于资本运作的人的安排和策划。

  在这背后,隐藏着怎样的一个“资本局”的真相?力场君也无力一探究竟,还是交给其他朋友来探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