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拥有零部件优势却造不出全球顶尖手机,有时工匠精神也有弊端

  • 日本拥有零部件优势却造不出全球顶尖手机,有时工匠精神也有弊端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新闻

要说目前全球知名手机有哪些,很多人会脱口而出说是苹果,三星,还有中国的华为,小米,OPPO、VIVO这些品牌。

这几大品牌手机目前已经占据了全球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剩余的其他品牌占的份额是非常小的。

但是对于这些大品牌手机来说,他们都离不开日本的一些核心设备,目前手机上所使用的很多零部件都是由日本的企业供应的。

比如2019年有人对热销的华为p30pro进行拆解,这一款手机总共有1631个主要部件,这里面有超过60%的零部件都来自于中国以外的公司,其中由日本企业贡献的零部件达到869个,占比高达53%。

而且不只是华为,包括国内的其他手机,以及苹果、三星等大品牌,他们很大一部分零件也是由日本企业供应,这里面除了摄像头之外,包括CMOS传感器、屏幕、Wifi模块、微型储能陶瓷电容器、精密连接器、硬盘及驱动器、视频编码器芯片等等。

看到这估计很多网友都顶纳闷的,既然日本拥有这么多先进的手机零部件,为什么他们造不出全球广受欢迎的手机呢?

这里面的原因是比较多的,今天我们要重点讲的一点原因就是日本的工匠精神。

说到工匠精神,很多人首先会想到日本、瑞士这些国家,因为目前全球有很多精密的产品都产自日本以及瑞士这些国家,而日本之所以能够生产出很多精密仪器,就是因为他们对技术的执着追求,对产品质量的狂热追求,这就是所谓的工匠精神。

比如在日本有很多百年,甚至几百年的老店,几百年如一日只生产一件产品,而且力争把这些产品做到极致,做到全球最顶尖的水平,正因为如此,日本在很多细分的领域都处于全球领先的位置,就像手机很多零部件,他们可以做到全球领先位置一样。

但工匠精神是一把双刃剑,对日本来说具备工匠精神,能够让他们在很多领域里面做到精益求精,把产品做到极致,做到全球第一,但在工匠精神的影响之下,很多日本人都比较传统,缺乏创新性和灵活性。

比如在手机制造上,日本拥有全球顶尖的核心技术,如果他们用心去做,开拓更多的思维,那么他们是有很大的机会做出全球广受欢迎手机的,但为什么日本拥有先天的优势却造不出全球的手机?而中国很多核心零部件都要从日本进口,却能造出全球广受欢迎的手机?

我认为这里面跟日本人那种工匠精神有一定的关系,在这种工匠精神影响之下,很多日本人都太过于执着,他们更关注的是产品技术和产品质量本身,而忽略了对市场的重视。

比如目前很多日本企业生产出来的产品,更多的是要求市场来顺应他们,而不是他们去顺应市场。

但是在全球竞争越来越激烈的今天,市场是瞬息万变的,而且不同的消费需求不一样,这就需要生产者不断的去顺应市场的需求,去开发符合消费者的一些产品,而不是让消费者来适应企业。

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手机厂家就做得非常好,中国手机厂家虽然需要进口很多零部件,但是中国企业却非常懂得市场,非常懂得营销,中国企业非常擅长于研究消费者的需求,然后根据消费者的需求去整合行业资源,并生产出一些符合市场的产品,再配合狂轰乱炸的广告之后,产品很快就可以打开销路,所以中国手机在全球市场的份额是比较高的。

相对来说,虽然日本国内也有不少手机厂家,比如夏普、索尼、京瓷等等,这些手机在日本国内市场份额也是比较大的,比如夏普在日本的市场份额大概是12%左右,但除了日本国内市场之外,在其他国家我们是很少看到日本手机。

而日本手机企业之所以没能够在全球市场上翻云覆雨,这里面跟日本人做事比较传统,比较呆板有很大的关系,很多日本人做事情都缺乏变通,做事情基本上都规规矩矩,这是很难顺应市场发展的,所以即便日本拥有很多优势的核心零部件,他们也打不造不出全球广受欢迎手机品牌。

对这一点,我们同样可以从日本的光刻机企业发展历程看出来。

大家都知道光刻机是芯片制造产业当中最核心的一个零部件,但是在2005年代之前,全球最顶尖的光刻机企业并不是荷兰的ASML,而是日本的尼康和佳能,在上世纪90年代,佳能和尼康生产出的光刻机是全球最领先的,当时他们根本就没有把ASML放在眼里。

但是后来尼康和佳能都陷入了157纳米光刻机的困境当中,长时间没有取得突破;后来台积电提出了另一种光刻技术,也就是浸入式光刻技术,当时台积电曾说服佳能和尼康采用这种新技术,但佳能和尼康都不屑一顾,而是一直执着于传统的光刻技术路线。

但在这时候,ASML却主动采用了台积电提出的浸入式光刻技术,并很快取得了突破,不仅突破了157纳米光刻的困境,还一直不断推动光刻机向前发展。

虽然后来佳能和尼康成功利用传统技术突破了157纳米的技术,但此时ASML已经实现了132纳米波长技术的光刻机,随后又突破90纳米,45纳米,28纳米,14纳米,7纳米,结果昔日的光刻机巨头尼康和佳能跟ASML的差距越来越大,最终只能将大好的光刻机市场拱手让给ASML。

假如当初尼康和佳能不那么执着,能够采用台积电的技术路线,说不定今天就没有ASML什么事了,只可惜尼康和佳能被所谓的工匠精神给困住了,他们太过于执着研究技术突破,缺乏灵活性,最后只能被市场无情地淘汰掉。

由此可见,工匠精神是一个好事情,但有时候在工匠精神之下也需要一些变通之后,只有把工匠精神和变通灵活结合起来,才有可能实现最大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