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营收净利背道而驰:广东骏亚“手头紧”?5亿定增案尚未获批

  • 年营收净利背道而驰:广东骏亚“手头紧”?5亿定增案尚未获批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财经

  原标题:广东骏亚“手头紧”?年营收净利“背道而驰”,5亿定增案尚未获批

年营收净利背道而驰:广东骏亚“手头紧”?5亿定增案尚未获批

  见习记者 林坚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陈锋 北京报道

  叠加华为、小米、半导体概念的广东骏亚(603386.SH)本周开启巨量解禁。

  2020年9月14日起,广东骏亚共计1.45亿股首次公开发行期间的限售股上市流通,占总股本比例达到64.51%。此前的9月7日,还有2016万股非公开发行限售股获得解禁,占总市值比例为1.03%。

  受解禁潮影响,14日至15日,广东骏亚股价连续下滑,15日收盘报17.45元/股,16日早盘继续下跌。

  2017年上市的广东骏亚,最初两年业绩表现平平,2019年出现“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变动大幅背离”。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销售费用、管理费用与财务费用增速明显,全部超过营业收入增速。广东骏亚将如何“补血”?

  营收净利“背道而驰”

  本周共有25只股票解禁,其中5只解禁股的解禁规模占总股本比例均超过50%,广东骏亚为64.51%,位居前列。9月14日当天,两市共有13家公司的限售股解禁上市流通,其中广东骏亚解禁力度最大,当日实际上市流通量占解禁前流通A股比例达219.06%。

  解禁之际,大股东急于锁定利润。9月8日晚间,广东骏亚发布公告称,持股7.17%的股东陈兴农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减持不超1%股份。

  今年上半年,广东骏亚收入实现稳定增长,据中报显示,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92亿元,同比增长56.32%;实现3756万元,同比增长23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417万元,同比增长545.5%。

  一季度,广东骏亚业绩并不理想,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995.31万元,同比下降157.88%。但进入二季度,广东骏亚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暴增,为4751.38万元,同比增长910.45%。对于业绩大幅提升,该公司解释称,系由于2019年同期净利润处于亏损状态所致。

  据官网显示,广东骏亚属于印制电路板(PCB)行业,主要从事印制电路板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及印制电路板的表面贴装(SMT),应用于消费电子、工业控制及医疗、计算机及网络设备、汽车电子、安防电子和航空航天等领域。除PCB,广东骏亚还是华为、小米、半导体概念股。

  据了解,广东骏亚系华为主要供应商,并大批量供货华为;广东骏亚2017年开始成为小米公司供应商,主要为小米提供消费电子类PCB;半导体方面,广东骏亚PCB产品的主要功能是使各种电子零组件形成预定电路的连接,起到中继传输的作用,与半导体及集成电路产业挂钩。

  PCB行业参与者众多、行业竞争格局较为分散。近几年,中美贸易摩擦带动了PCB国产化进程,下游本土PCB企业迎来快速发展机遇。但目前看来,广东骏亚并未明显受益。广东骏亚2017年9月12日于上交所上市,发行首日收盘价为8.97元/股,按照2020年9月15日收盘价计算,该股票股价仅翻了不到1倍。尽管相关概念爆炒,但截至9月15日,广东骏亚市值仅39.32亿元。

  业绩方面,2017年、2018年,广东骏亚表现平平,2019年出现“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变动大幅背离”的情况,当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1.44%至14.7亿,而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仅为3463万元,下降49.81%。对此,公司称主要源于产线改造及建设成本增加所致。

年营收净利背道而驰:广东骏亚“手头紧”?5亿定增案尚未获批图为广东骏亚上市以来的盈利情况(单位:万元)

  根据2019年年报,广东骏亚对惠州工厂进行产线改造和管理升级,改造新增投入5000万元左右。由于产线改造,惠州工厂产量同比下降18%,营业收入49,572.09万元,同比下降10.29%。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上半年,广东骏亚惠州PCB工厂因新客户导入、产品不良率、研发投入增加等原因仍处于亏损状态。

  PCB分为单面板、双面板和多层板,常见的多层板一般为4层板或6层板,复杂的多层板可达十几层。广东骏亚的产品以中低层刚性电路板为主,主要应用于一般消费电子,产品技术含量相对较低。有分析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广东骏亚受限于现有产品结构及客户结构的惯性,目前公司中高端产品的生产规模不足。广东骏亚需要改变产品结构,提升多层板产品产能。

  不过,根据今年中报显示,广东骏亚首发募投项目龙南骏亚精密(一期)产能却开始逐步释放,实现营业收入18106.85万元,净利润676.52万元。在上述分析人士看来,该项目的实施,有助于广东骏亚走出目前业绩低迷的局面。

  记者整理各年报发现,广东骏亚研发投入逐年增加,2015年至2019年分别为1748万元、2707万元、3412万元、5638万元与7726万元。今年上半年,研发投入已达到5480万元。

  费用增速超营收、负债率逐年攀升

  广东骏亚中报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还主要系销售规模增大以及深圳牧泰莱、长沙牧泰莱纳入合并范围所致。

  2018年发起并购深圳牧泰莱、长沙牧泰莱是该公司在2017年上市之后的首次资本运作,标的资产作价7.28亿元,收购目的是为了丰富公司的产品结构以及产业布局。2019年下半年,并购正式完成,但并购为广东骏亚带来一定风险。

  据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广东骏亚应收账款为4.44亿元,同比增长65.38%,占比总资产比例为15.92%;存货为3.64亿元,同比增加55.05%,占比总资产比例为13.07%;商誉为4.51亿元。此外,广东骏亚销售费用、管理费用与财务费用增速明显,全部超过营业收入增速。其中,销售费用3436.75万元,同比增长159.99%,管理费用为6102.45万元,同比增长74.31%,财务费用1345.56万元,同比增长103.07%。

年营收净利背道而驰:广东骏亚“手头紧”?5亿定增案尚未获批图为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支出数据(单位万元)

  须留意的是,广东骏亚的资产负债率连年升高。广东骏亚2017年至2019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8.88%、56.45%、62.63%。在今年上半年仍是达到62.37%。根据中报显示,广东骏亚短期借款为5.54亿元,较年初增加1.47亿元,长期借款为1.61亿元。而目前,广东骏亚货币资金仅为1.77亿元。

  为“补血”,广东骏亚在今年5月抛出定增方案,拟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发行前公司股本总数的30%,即不超过6789.02万股。预案显示此次发行募集资金总额约5亿元,计划3.5亿元用于年产80万平方米智能互联高精密线路板项目,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项目。

  7月27日,上述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申请获得中国证监会受理。8月7日,广东骏亚收到证监会反馈意见,意见要求公司就相关问题作出书面说明和解释。9月3日,广东骏亚披露了对证监会的相关回复。截至9月16日,这份旨在“补血”的定增方案尚未获得证监会通过。

  与此同时,7月,广东骏亚推出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筹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3亿元。据最新消息,目前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已完成资金募集,但尚未购买公司股票。此前,广东骏亚因为2019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中4名激励对象离职不符合激励对象资格、2019年度公司层面业绩考核未达到激励计划第一个解除限售期的解除限售要求,对已获授但不具备解除限售条件的共计1,347,760股限制性股票予以回购并注销。

  前述分析人士指出,从未来看,该公司的主要看点是PCB产品市场前景广阔。目前来看,广东骏亚转机或许在三季度。一是随着复产复工,订单得以释放,二是员工持股计划是否得以实施完成,三是定向增发基准日的确定。结果如何,需将静观。

  在投资论坛内,有不少投资者认为广东骏亚系被低估的龙头股,但根据《华夏时报》记者检索,截至9月16日,并未发现近一年有任何券商发表针对该公司的研报。

  针对前述多处疑问,《华夏时报》记者多次电话联系广东骏亚投资者电话,公司电话提示音一直为“您拨叫的用户正忙”。截至发稿,记者发去的采访函也并未得到回应。